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头条热点 > 正文
    购物车
    0

    文学作品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

    信息发布者:鲁安新华
    2020-12-03 10:26:23   转载


      "一山一水一圣人"的山东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从古至今涌现出了无数的英雄豪杰。在古代有先秦时期的至圣先师孔丘,还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能通鬼神的诸葛亮,以及笔若惊鸿若翩若游龙的王羲之等等。

      山东的土地受儒家学说浸润千百年,以至于现在文风仍然兴盛。远的不说,就说莫言,这位第一个拿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就完美的代表了山东文坛。


      (一)、特殊经历,针砭时弊

      世界上有很多出名的作家,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而莫言,也不例外。他在1955年出生于山东高密的乡下,那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因此饥饿也成了他始终难以忘却的童年记忆。

      那时候饿殍遍野,啃树根的啃树根,挖野菜的挖野菜,母亲带着年幼的莫言四处寻找吃食。虽然现在的莫言身宽体胖,但谁能想到他小时候严重营养不良。1966年或许是莫言最为难忘的一年。

      因为那场运动十一岁的他被迫放弃自己所爱的学业,跟着大人们一起整日地从事农业生产劳动。即使可以干农活了,吃不饱也是常态。年幼的莫言还是经常跟着母亲去找食物,某次他跟着母亲和一大帮人去田地里捡麦穗。


      不料看守的歹徒发现了他们,莫言的母亲是个旧时代的女人,裹着小脚的她怎么跑也跑不快。年幼的莫言就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拳打倒在地,他眼睛里噙着泪水,默默的攥起了那比乒乓球大不了多少的拳头。

      可这么一个弱小的人儿,如果冲上去保护母亲,只能是跟着受牵连,还可能挨一顿打,无奈他只能忍了下来。这段经历他每次提起,眼眶总是湿润的。倘若能够吃得饱饭,谁还会冒着如此危险去地里找食物。

      倘若那个卫兵能够有些仁慈之心,怎会不怜悯这弱小无助的娘俩。时隔多年,莫言又曾碰见过那个人,这时他长大了而那个卫兵老了,母亲却在一旁说道:"他不是打我的那个人,走吧,走吧"。


      动荡时期结束的那年,莫言参了军,还当了四年的图书馆管理员。这段经历使其受益匪浅,莫言终于有机会能在书海里自由的翱翔。在"贪婪的"读书时他曾想自己会是未来国家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也曾想过衣锦还乡,照顾年迈的老娘。

      1985年,莫言进入军艺读书,那时的他"泯然众人矣",在一众优秀的同学面前有些抬不起头。为了一举成名天下知,他每天激励着自己创作,终于因《红高粱》而举世闻名。

      因为经历过动荡时期、经历过痛苦的童年,使得他有许多与常人观点相悖的看法。比如在军艺念书时,他就曾说过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充满着连队小报的油墨香,言外之意,就是说李存葆在唱赞歌,博关注。


      而与李存葆不同的是,莫言总能发现社会的阴暗面,而用他那魔幻现实主义的笔法将其演绎出来。正是因为那段经历让他对某些不可言状的东西嗤之以鼻,让他对那些具有那个时代特色的创作厌恶不已。

      因此也有人认为莫言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完全是因为他在抹黑祖国,而西方人愿意看。这件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客观来看莫言的文学功底还是很不错的。

      (二)、书生意气,或为真谛

      在2005年莫言取得了香港公开大学演讲时,曾经说道:"我觉得一个合格的作家,首先是要敢讲真话。若是一个作家为了曲意逢迎而不讲真话,那么他必然会谎话连篇。这样的作家,对文坛无益,对百姓无益,对国家无益。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那就得先把生活中发生的真实现象,搬到文学作品里。若是都在一味地赞美,还有谁来关注底层人民的生活?我有一种偏见,我认为文学作品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

      莫言认为他的风评一直不好,就是因为写的东西太过于现实,现实到许多人不愿意直接面对。那么就索性直接不看,而给他扣上一顶"给境外势力递刀子"的大帽子,上纲上线。倔强的莫言没有就此屈服。

      他在那次演讲中说道:"哪怕就剩下一个读者,我也要继续揭露社会的阴暗面"。的确,现在有些人太过于玻璃心,明明生活中真有那样的事发生却拿出"家丑不可外扬"的招牌来反对将其暴露出来。


      这些人往往是既得利益者,或者是盲目的跟风者。后者是将自己摆在了异常的高度看问题,认不清自己的处境。因此,许多作家为了自己的声誉,就可着大家都喜欢的写。莫言愿意说实话,但也有人不愿意听实话。

      商鞅的愚民五术里有一术名为"愚民",顾名思义就是愚弄民众。让百姓们的思维出现固化,通过鼓吹盛世来增加凝聚力和向心力,好让其对自己忠心耿耿。长此以往,等到有人站出来说真话的时候,百姓们也会将其视作敌人。

      不仅仅是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也是如此。为何中国电影始终比不上好莱坞甚至与韩国也有差距?为何中国的电影没有艺术流派?因为大家害怕,而不敢拍阴暗丑陋的一面,必须是充满着积极向上的。


      同时,大家都知道大多数观众喜欢什么,那就按着喜闻乐见的路数来就可以了。但长此以往,不就又回归到了样板戏的时代?再回到莫言的观点,什么样的人能成为真正的作家?首先,他应该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

      若是一个作家都选择人云亦云,为了追名逐利而抛弃自己的原则,那么他配不上作家这两个字。鲁迅之所以伟大,就是敢说真话敢说实话他的笔触如柳叶刀一般犀利,刺痛着整个社会的敏感神经。

      即使当年大多数人不赞同鲁迅,可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创作原则。有什么就说什么,从不畏惧"风吹浪打"他追求的不是一时的饱受赞誉,而是未来的名垂青史而是彻底的改变当时腐朽的认知。


      (三)、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尽管过了近一个世纪,鲁迅的字字句句仍然回响在耳畔。若他当时害怕"给境外势力递刀子"就不会写出那么多的至理名言。以鲁迅的才干和名气,不论投到谁的名下必定会得到重用。可是他没有,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创作原则。

      那么,社会发展到今天,究竟该如何看待莫言提出的这个问题?首先,应当允许有异议存在。如果文学创作成为了一昧赞美盛世的工具,那就真的是粉饰太平。社会的发展就会变得迟滞,就开始变得《1984》化。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中国崛起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天下之大谁又能够保证没有阴暗面的发生。这些问题写出来被更多人知道,才能得到重视,才能得到解决。如果只是讳疾忌医一般的逃避,那得到的只会是虚假繁荣。


      总有人说莫言是"敌对势力",可如今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不再是那个阶级斗争的年代,没必要弄的如此苦大仇深。他只不过是说了一些旁人不敢说的话而已。如果真的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就不会怕人说实话。

      其次,高举四个自信伟大旗帜。早在新中国第一任领导人时就曾积极的倡导过需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样中国的文坛才能璀璨。如今又提出了文化自信,制度自信等四个自信,这个自信不应该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若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就不该怕人说,不该让人不敢说。还是拿莫言举例,既然觉得他说的不对,就应该拿出足够的论据来反驳他,而不是不由分说的扣上个大帽子。再次,"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毫无意义"


      赞美与批评,应该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有了批评的衬托,赞美才显得高贵;若是没有了批判,赞美就有些廉价。倘若没有了不同的声音出现,那么有一天赞美的不够全面也会成为莫大的错误。

      文学作品应该追求实事求是,作家们也应该有自己的良知。不能因为利益而抛弃自己的写作原则,好就应该夸,不好就应该说出来,提出问题然后大家集思广益的一起解决。


      因此,应该既有赞美也有不同的声音。文学就是该讴歌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如同一个孩子,若是一味的赞美他,只知道夸奖他,长大后他就会摔一个大跟头。树木也是一样的,不加修剪就会杂木丛生而难成栋梁。

      应该将赞美与批判,互相的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构筑成完美的文学世界,不能只接受阴暗而不赞颂光明,也不能只追求光明而忽略了阴暗。


    打赏捐赠
    4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声明 本文由村网通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村网通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村网通立场。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